关于近期欧洲降息、欧美重启阔表的零星想法

背景:欧洲再度降低利率,使其负利率创历史记录;美国政府或跟进。 https://www.bloomberg.com/opinion/articles/2019-09-12/ecb-faces-limits-on-europe-s-negative-interest-rates https://markets.businessinsider.com/news/stocks/trump-calls-for-negative-interest-rates-europe-already-has-them-2019-9-1028519828

私以为,今天衡量政府或政党有没有被民粹裹挟,就看其能否支持量入为出的财政政策(由此才能维护一国之信用、正常的社会道德以及长远发展)。若以此为标准,无论川普政府、民主党、欧洲、日本还是彻底烂掉的拉美都已陷入民粹的陷阱。美国很快就要陷入财政收入不及国债利息支出,必须借新还旧的境地。降息势在必行。欧洲、日本国债直接零利率或负利率,政府零成本借钱,甚至借100只需要还99。

或可认为负利率是一种资产税。但这种资产税绝不是一种累进税。它对所有的正资产加税。这显然对持有少量正资产的中产和温饱家庭而不是大资本家带来更大的负担。后者可以承担更高的风险以获取较高的资产收益。结果可能是形成一道难以逾越的阶级鸿沟:要么负资产,要么巨额资产。

无论如何,负利率对鼓励勤奋工作、勤俭持家以图更美好生活的伦理精神是极大的冲击。而是否秉持后者,在我看来是衡量小至家庭大至国家是否会越来越好的核心要素。

为这些政府洗地的一个尝试:单就一个国家来看,负利率显然不利于其长远发展。但在世界舞台上,以短期极端财政、货币政策刺激经济以获得相对竞争优势,或有其合理性。而这背后的预设恐怕更令人害怕。近年来科技和社会的进步步伐缓慢,不足以把蛋糕做大。以至于零和的竞争正成为国际关系的主旋律。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私以为,以去中心化为核心理念的区块链加密货币的诞生正逢其时。作为法币的竞争性存在,其价值与各国政府的不要脸程度呈反比。去中心化的自组织模式亦可能成为今天的国家模式的竞争性存在。不知道我这辈子能不能看到这种历史级别的变天。

中国应牵头区域性国际救灾机制与常备队伍建设

每次遇到灾难我都想再次呼吁中国牵头建设区域性国际救灾常备队伍,灾害金融救助基金以及配套的国际协议与各国法律(紧急情况边境管理等)。中国作为灾害大国有丰富的救灾经验,承担牵头工作责无旁贷。小国自己建立救灾常备力量经济上不可行,出钱参与国际队伍建设的积极性会很高,也可以分担中国的经济负担。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可以提高中国的救灾水平。无论如何都是利国,利民,利于人类,大大赚取国际好感度,并且马上可以实施的事情。相比一带一路和亚投行甚至援非,政治上会受到的猜忌更少,经济上几乎没有风险(不需要投入比本国救灾更多的资源,只是牵头制度建设)。稳赚不赔。

中日作为相邻的灾难大国,都拥有丰富的防灾减灾救灾经验。而各自的优势又具有相当的互补性。例如,日本强在技术而中国强在动员能力。可以考虑首先以中日为核心,建立东北亚(中、日、韩、朝、台)灾害管理机制。相信有效的合作可以弥合东北亚国家、地区间的不信任与政治隔阂,而后者是制约东北亚经济一体化主要因素。

The idea of a decentralized danmaku (弾幕) and subtitles service

Niconico and bilibili are the two leading streaming video sharing service provider who also feature overlaid comments called danmaku (弾幕).
Continue reading “The idea of a decentralized danmaku (弾幕) and subtitles service”

加密数字货币、信任与虚拟身份

1620年11月11日,载着英格兰分离教派清教徒的五月花号终于决定停靠在现马赛诸塞州的鳕鱼角。这不是这片新大陆第一批英语殖民者,当然也不是最后一批。这些殖民者或因为坚持独特的宗教理想或为逃避政治迫害或存粹为了投机而选择离开了欧洲的成熟社会,以寻求各自心中的理想之国。得益于大西洋的阻隔,这群人可以摆脱部分历史束缚,相对自由地开始新的社会实验。十八世纪以来发源于欧洲的启蒙思想和理论在这里找到了理想的实验环境。 Continue reading “加密数字货币、信任与虚拟身份”

有必要立法保护人们的号码权

手机号码正在被越来越广泛地用作人们的身份证明。没有手机号码越来越难以在现代社会中生活。另一方面,手机号码是真正的不可再生资源。过长的手机号码会增加一系列成本(具体哪些成本、增加多少值得研究)。中国实行的是全世界最长的11位手机号码,容量为千亿,相对中国十亿级别的人口总数看似绰绰有余。但即使有如此冗余的号码容量在毫无管理的情况下也可能被浪费殆尽。 Continue reading “有必要立法保护人们的号码权”

虚拟现实不现实吗?

今天早上醒来后在床上刷朋友圈(我承认这是糟糕的习惯),看到朋友转发了一篇《界面新闻》翻译的文章。链接:http://t.cn/R5NWwD2 。原文是Steve Baker在Quora发表的一篇关于现有VR(虚拟现实)技术导致头晕问题的回答。原文链接:https://www.quora.com/How-big-an-issue-is-the-nausea-problem-for-Virtual-Reality-products 。

文章的基本观点是,VR技术难以避免头晕,而头晕是不同认知系统所获得的信息之间冲突的结果。简单地说,头晕意味着虚拟现实并没有实现。文中总结造成头晕的两个原因是:1、景深感不一致导致的头晕;2、运动感不一致导致的头晕。那么,这两种头晕真的无法避免吗?

Continue reading “虚拟现实不现实吗?”